配电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配电箱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优酷版“非诚勿扰”,看似爆款的综艺为何扑街?_[news]

发布时间:2021-06-03 15:58:39 阅读: 来源:配电箱厂家

正文共3397字

预计阅读时间为11分钟

文|芋头

编辑|司马

今年可以说是优酷的综艺爆发年了,继《这就是街舞》和《这就是铁甲》两档节目“出圈”后,网综“这就是”系列第三弹——《这就是歌唱·对唱季》(以下简称《对唱》)也于7月27日上线,本周五已经播出到第五期。

自2004年音乐选秀节目《超级女声》播出并大获成功后,暑期档就成为各大视频平台必争的黄金时段。据统计,2017年共出现过20余档音乐类综艺(以下简称“音综”),看似百花齐放,实则大部分节目都已陷入缺乏创新的僵局,存活率很低。从此前的市场反应来看,音综节目似乎已显露疲态。

部分音乐类综艺

为了在竞争激烈的音综市场活下来,就需要突破旧的模式,引入新的创意。《对唱》正是这样一档瞄准音乐市场空白部分的综艺,节目请来鹿晗、罗志祥、李荣浩做对唱发起人,以“男女对唱”为模式,对经典单人歌曲进行重新编排,改编成男女对唱歌曲。节目通过“音乐+男女搭档对唱+剧情式综艺”的定位,激活了音综节目的新玩法。

推翻音综老套路,

开创剧情类音综新模式

回顾近些年的华语音乐市场,男女对唱的形式确实很少见,除去年因电视剧《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大火的插曲《凉凉》,想要再列举几首大众耳熟能详的对唱歌曲,恐怕就要追溯到2011年前的《小酒窝》,甚至是2004的《快乐崇拜》了。而《对唱》将这种音乐形式重新挖掘出来,想要弥补男女对唱领域的空白,并给观众带来全新的观感体验。

情歌对唱,无疑是男女之间表达爱意、传递情感的一种方式,为此节目请来了曾制作过恋爱交友类节目《单身战争》的总导演岑俊义,并试图将这种男女社交模式移植到音综上来。编剧出身的岑俊义去年打造过火爆的剧情类综艺《中国有嘻哈》,这次他的编剧思维也延续到了《对唱》的创作中。

节目赛制将45位男生和45位女生分成男女阵营,一开始他们需要单独完成演唱曲目,并在音乐交流的过程中,体验与对唱搭档从相互试探到相互吸引的心态变化,自主挑选搭档组成“对唱CP”。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对唱CP将进行舞台首秀,发起人对首秀作出评分后,对唱CP可分别走向“拆分”或“汇合”的通道,选择继续组CP或是换新搭档。

赛程中对唱CP之间的分分合合、默契与情感火花,这种偶像剧式的情节安排,成了除音乐表演之外的另一大看点。这种重点关注选手动态和情感变化的方式,能构建出鲜明的人物形象和人物关系,也带来了音乐表演形式上的突破。正如总导演岑俊义所说:“真正能被观众记住,传唱度高的,还是需要音乐里有自己的性格和故事。”

全新的综艺玩法,加上大流量鹿晗的入驻,是《对唱》“突出重围”的两大保障,然而节目播出后的表现却并不理想。

优爱腾音综三国杀,

《对唱》遭遇开局失利

纵观今夏的音综厮杀战局,腾讯祭出了《明日之子2》、 爱奇艺献上《中国新说唱》(《中国有嘻哈》第二季),这两档二代目综艺早在去年就是音综节目中的爆款,积累了不少粉丝和人气。今年又分别在赛制与阵容上做出了巨大改变,宣传力度大而猛,势要在今年的音综市场里继续脱颖而出。

相比之下,优酷力推的这档《对唱》则遭遇开局失利。节目原本定于7月20日晚8点播出,却在开播前1小时通过官博发布延播通知,称为保证节目的品质和质量,决定推迟播出时间。

在遭遇两大亿级音综正面交锋,被分割走了大部分流量,《对唱》又错过了上线的最佳时机。因此不管是从播放量还是话题度来看,都是腹背受击的状态,并没有引起期望中的水花。

截至8月24日,《明日之子2》八期总播放量34.6亿,平均单期播放量4.32亿,《中国新说唱》六期总播放量9.09亿,平均单期播放量1.51亿,《对唱》四期总播放量只有3.03亿,平均单期播放量7575万。微博话题指数方面,《明日之子》因两季共用一个话题,二十三期阅读量总共133亿,讨论7804万;《中国新说唱》六期话题阅读量45.2亿,讨论2618万;《对唱》四期话题阅读量仅10.3亿,讨论仅188万,远远落后于两大主要竞品。而值得一提的是有关#鹿晗这就是对唱#的单人话题阅读量高达6.4亿,讨论325万,但就在节目录制四期后,最重要的流量担当鹿晗宣布退出录制,这对《对唱》来说也是一个致命打击。

至于口碑方面,比起前两档“这就是”系列8.7与9.1的豆瓣高评分,《对唱》也只交出了7.2分的成绩单。作为一档本该是爆款的原创音综,它为何表现得如此不尽如人意?

借着音乐的名义相亲,

定位失败效果适得其反

《对唱》节目组宣称自己是一档主张“以歌会友”、探索音乐社交新方向的节目,从逻辑上来说,应该是剧情服务于音乐作品,重在发现音乐的表达和互动属性。但在节目第一期播出后,网上有关“节目离娱乐相亲越来越近,离音乐越来越远”的质疑声也随之而来。

节目看上去确实很像相亲大会:男女嘉宾轮流表演歌唱才艺,然后自主选择“留灯”还是“灭灯”,包括鹿晗在内的三位发起人则担起《非诚勿扰》里黄菡乐嘉的工作,大胆预测CP组合的走向,相比之下,专业的音乐点评、乐理解读部分则被弱化了不少。

机智的网友们也搜集了部分证据,想要戳破了《对唱》打着音综噱头,实则是相亲节目的本质。比如从宣发的一些物料中,也能看出些许端倪。先是官微放出的Slogan,不是“如果你觉得没有未来,那我想和你一起创造看看”,就是“找到了你,我们的二分之一灵魂都完整了”,这种更偏向在“男女配对”上做文章的宣传语;另外,节目在片尾鸣谢了世纪佳缘和百合网两大相亲网站,也难怪网友们称《对唱》为“大型相亲现场”。

当一档音综的音乐性开始减弱,想要做出爆款歌曲本身就难如登天。聚焦目前播出的五期《对唱》,重在给经典老歌注入新活力,将其改编成男女对唱曲目。然而老歌之所以能被传唱多年,正是因为原唱者的完美诠释,在这种情况下,对唱CP的改编曲目想要胜原唱一筹,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更是难上加难了。正因如此,节目播出至今虽然不缺好听的音乐,却从未出现过一首能打动人心、有潜力成为热门传唱的曲目。从这方面来说,《对唱》是失败的。

对《对唱》而言,音乐更像是一种社交工具,一种推进剧情的途径,交友和综艺感倒更符合节目的核心定位,这显然和它最初的定位是背道而驰的。作为一档“以音乐形式为载体、实际以娱乐化内容为核心”的下饭综艺,它或许是成功的。不过想要标榜自己是一档以音乐为主的综艺,恐怕就令人大失所望了。

后期剪辑成“背锅侠”,

综艺剧情化路线是根源

说回剧情综艺,就会想到开山鼻祖《中国有嘻哈》,强调“剧情式”、“情节化”,渲染冲突和对抗,以此制造节目看点和卖点。然而不是什么节目都能复制这种“无台本”套路,嘻哈是一种小众的潮流青年文化,嘻哈歌手们个个是态度很拽、个性鲜明的存在,本身自带“综艺感”,碰撞在一起会产生天然的戏剧化冲突。

盘点《对唱》的参赛选手,大部分只是一些热爱音乐的普通人,并没有什么戏剧化的天然话题可言,所以节目的主要冲突依旧围绕“抢亲”展开,进行一些段位不高、摆在明面上的"抢CP大战"。

此外,节目主推的参赛选手,其实大多不是真正的“草根”。比如:《中国新歌声》第二季学员张婉清;《中国梦之声》第一季全国总冠军李祥祥;17年《快乐男声》12强尹毓恪;曾入围金曲奖的大神Jsheon;韩国男团出道的高家宁……这些选手穿梭在不同节目中却依旧没有大火,是否身上的看点已被挖掘过度,对观众的吸引不再?

按照优酷“这就是”系列的惯性,观众观感不佳,背锅的总是后期,对唱也不例外。

发起人打酱油,粉丝败兴而归

豪华的明星阵容能为一档节目带来热度和关注,这一点毋庸置疑。但在《对唱》里,鹿晗、罗志祥、李荣浩这三位发起人的作用在前几期似乎并不大。

与以往的“导师制”节目不同,三位发起人并未出现在对唱现场,而是隐于第二现场,以现场连线的方式观看选手表演,更像是“吃瓜群众”预测CP组合,彼此之间关于音乐的交流与探讨不多,没产生什么火花。一集节目九十分钟的时长,三位加在一起出现的时长还不到十分钟,这让许多专门为了发起人来观看节目的粉丝乘兴而来,败兴而归。

虽然节目从第三期开始,发起人逐渐回归“导师”的角色,出现在第一现场给对唱CP打分并作出点评,但鹿晗录制完第四期就宣布退出节目。从前面提到的#鹿晗这就是对唱#话题热度直逼对唱的节目热度来看,鹿晗对于这个节目的辅助作用不容小觑,他的离开也带走了大部分的流量和关注度,对节目来说,损失很大。

目前看来,《对唱》才播到第五期,它能否真正开创音乐综艺的新范式,填补音乐市场的空白,现在下定论还为时尚早。不过与其一味的铺大创新之路,不如深耕精准化定位,只有节目质量有了保障,才能实现口碑化传播,在竞争激烈的音综市场占据一席之地。

借钱

贷款口子

易借速贷借款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