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电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配电箱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地方政府舆情应对能力推荐榜

发布时间:2020-07-13 11:13:46 阅读: 来源:配电箱厂家

7月17日,人民网舆情监测室发布“2011年第二季度地方应对网络舆情能力推荐榜”。四川会理领导“悬浮照”事件,因当地政府主动放下身段及时与网民良性互动的应对措施而位居榜首,江西抚州连环爆炸事件则因为对媒体和网民关注的舆论热点一直没有正面回应而排名垫底。这表明在热点事件中官方响应态度与信息透明对于应对效果至关重要。

此外上榜的事件还有江苏溧阳局长微博直播开房、上海“染色馒头”事件、重庆解放碑水果摊贩摔伤、广东增城“新塘事件”、安徽利辛县官员微博直播自首、深圳清理“高危人群”、湖南邵阳计生官员抢婴儿牟利和湖北利川官员非正常死亡。

四川会理领导“悬浮照”

2011年6月26日,天涯社区曝出四川省会理县人民政府公共信息网上一条题为“会理县高标准建设通乡路”的新闻中,领导视察公路的配图为人为PS,旋即“悬浮照”被网友在微博中传播开来,并引发全民PS大赛,四川会理县这个知名度并不高的小县城顿时成为全国公众关注的焦点。

人民网舆情监测室助理分析师杨月辉:

与以往多数舆情事件不同,“悬浮照”事件并没有涉及到与百姓的直接冲突,主要是因为当地政府的工作人员工作作风浮夸而导致的全民“围观”。会理县政府并没有认为“家丑不可外扬”而采取“堵”的办法,而是主动放下身段,及时回应,诚恳承认错误。事件曝光仅仅一天,6月27日下午,县政府开通了微博,向社会各界表示歉意。更值得一提的是,照片发布者“会理孙正东”作为当事人,除了进一步澄清事实之外,还通过极富技巧的语言和较高设置议程的能力,与网民进行轻松互动,使得舆情成功地“化危为机”。

纵观整个事件进程,会理县在应对舆情时主要有以下三大亮点:

一、放下身段,诚恳认错。

二、既有“声明”,又有“证明”,会理县官方致歉后主动还原会理县领导考察现场的图片,紧接着发布《会理政府网公开致歉信》。这些做法向公众立体地全面地还原了真实,有效地打消了媒体和民众心中的疑虑,获得了公众的理解。

三、巧妙地设置议程,转移话题。当事人孙正东在承认错误之后,用极其亲民并且幽默的话语呼吁广大网友在关注PS事件之后,也要关注会理县的旅游,推广了城市的品牌。

从这起事件中,我们可以看到,网民并不是“刁民”,地方政府须知网民也是可以通融的,关键是政府的态度。因此,地方政府在面对舆情事件时切不可一味强硬,是自己的错误就应该主动承认。会理县政府的这种“服软”并不是政府“软弱”的表现,相反却说明了会理县政府在社会管理创新方面的一种自信与成熟。

江苏溧阳局长微博直播开房

江苏省溧阳市卫生局局长谢志强在2011年三四月份注册了微博“为了你5123”,和名为“Y珍爱一生Y”的微博网上传情。2011年6月20日,这一来一去的微博“打情骂俏开房门”成为了网络谈资,引来众人围观。谢志强后来被撤销溧阳市卫生局局长职务。

人民网舆情监测室主任分析师刘志华:

官员,情人,再加上“自杀式”微博直播,这注定成为一场网友们争相围观乃至恶搞的网络大戏,无怪乎有网民评其为“今年最奇特、最喜感网络事件”。不过,这一事件舆情热度持续时间并不长,舆情数据显示,媒体和网友的高度关注仅维持了3天左右,之后便迅速降温,这与溧阳市市委方面的迅速介入、果断处置密不可分。

事发后不到一天,6月21日上午,溧阳纪委相关负责人接受媒体采访,透露微博内容确为谢志强本人所发。面对舆论“公款泡妞”、道德败坏的强烈指责,6月21日下午,溧阳市委宣传部发布通稿称,撤销谢志强其溧阳市第十一届党代会代表资格、停职检查、接受组织调查的处理意见。”6月22日下午,溧阳市委召开常委会,研究决定,撤销谢志强溧阳市卫生局党委委员、副书记职务,同时撤销谢志强市卫生局局长职务。此决定经媒体正式报道后,舆论关注逐渐平息。

这一案例反映出当前一些地方网络舆情应对的现状。一方面,越来越多的地方党政机关认识到网络舆情应对的重要意义,并展开了卓有成效的工作;另一方面,这一工作显然任重道远,特别作为舆情应对主体的很多地方官员,媒介素养远远难以适应时代要求,这从很多官员面对新媒体时令人啼笑皆非的表现中可见一斑。

湖南邵阳计生官员抢婴儿牟利

2011年5月9日,有媒体报道称,湖南省邵阳市隆回县计生部门为收取社会抚养费,将婴幼儿强行抱走,送入邵阳福利院,统一改姓“邵”,福利院则将这些婴幼儿送入涉外收养渠道,收取国外领养者费用。“邵氏弃儿”案由此引起社会关注。5月9日,邵阳市相关政府部门成立了联合调查组,对此事展开调查。

人民网舆情监测室主任分析师胡江春:

“邵氏弃儿”案曝光后,湖南省和邵阳市委市政府对此事的反应比较迅速,5月9日报道出来当天,邵阳方面成立了以纪委、监察局牵头,有关部门参加的联合调查组,全面展开调查工作。5月13日有媒体报道,湖南省委书记周强已批示全面彻查。

然而,尽管省市县三级党委政府都有表态或行动,但从当地政府的种种举措来看,所有解决问题的具体行动都显得不够诚意,无论是计生部门还是邵阳市福利院,均有明显狡辩、推诿和应付调查的迹象;对舆论关心的问题,官方只是在接受记者采访过程中,有一些只言片语的回应,缺乏系统性、完整性,使得公众对此事的了解不足,并越来越怀疑。期间,官方不愿回应媒体的直接采访,两位维权家长杨理兵和周英和突因嫖娼被警方控制。种种举动,令公众陡生疑虑。

直至7月14日,该案调查组牵头人、邵阳市监察局曾局长才透露,此前媒体报道的部分情况失实,“买卖婴儿”情况根本不存在,“邵氏弃儿”案详细调查结果将于近日统一对外公布。尽管案情公开有了一些进展,但无论是其反应速度,还是回应方式都有很大欠缺。

纵观此事,在信息时代,积极主动的姿态、公开透明的信息、与公众良好的沟通都能促使事件朝着更有利于解决的方向发展,仅仅是埋头调查事件而不顾公众知情权,是不明智的,往往还会导致谣言的产生,干扰问题的解决。

湖北利川官员非正常死亡

2011年6月4日,湖北省利川市官员冉建新在巴东县人民检察院受审期间意外死亡,官方公布的死因与家属所见的“七窍流血、全身淤血、多处外伤、背部还有多处被烧烫伤痕”存在极大反差。家属要求查看审讯录像遭拒的消息,以及网络上的冉建新伤痕累累的尸身照片,使得此事件的舆情开始迅速蔓延扩大,引发大量网友关注。

人民网舆情监测室见习分析师冯晓磊:

一个曾经在政法系统任职的人却在与政法系统接触期间意外死亡,这难免引发网民的种种猜测。在舆论压力面前,湖北省各级政府及相关部门的应对比较及时,在事件发生的第二天即6月5日,湖北省人民检察院调查组、湖北省联合调查组、恩施州纪委调查组先后分赴巴东、利川等地展开调查。巴东县召开会议要求有关部门高度重视犯罪嫌疑人冉建新死亡事件,迅速查明原因,依法处置,做好善后工作。随后,巴东县委宣传部在其官方网站发布新闻通稿,通报了该事件。

客观地讲,地方政府的应对措施有可取之处,最主要的就是较为及时地介入调查,并严厉地处理了一批涉案官员,巴东县反贪局局长曾正平等7人被停职调查,巴东县人民检察院检察长郑雪松辞职。然而,从舆情监测的结果来看,事件并未因政府的及时应对而平息,利川当地大批民众自发前往参加冉建新的追悼会,该事件最终演变为群体性事件。究其原因,主要在于政府在舆情应对措施方面存在以下几个问题:

首先,信息的不透明使传闻与谣言有了生存的空间。巴东县委宣传部虽然第一时间发布了通稿,但并未明确提及详细过程,官方描述的死因也与死者家属所见大相径庭,同时网上广为流传的冉建新遗体照片,使得舆情热度进一步走高。其次,对于多数网民普遍关注的一些案件细节,例如冉建新“棉衣传书”的绝笔、冉建新与利川市委书记李伟的私人恩怨等,政府没有进行公开的、正式的回应,从而失去了引导舆论的主动权。再次,政府在舆情应对过程中措施缺乏连续性,在处理了一批官员之后久久没有发布最新的调查结果,使得舆情的焦点从猜测案件细节,逐渐转向了对政府相关部门办案效率和力度的不信任。

江西抚州连环爆炸案

2011年5月26日9时18分至9时45分,江西抚州市检察院等三地先后发生爆炸。爆炸造成3人死亡、5人受伤。犯罪嫌疑人钱明奇在爆炸中当场死亡。而在此之前,钱明奇因拆迁补偿纠纷上访已达十年之久。6月4日,江西省抚州市临川区区委书记傅清、区长习东森被免职。

人民网舆情监测室见习分析师陈宁:

抚州连环爆炸案发生之后,抚州征地拆迁问题和钱明奇的新浪微博都受到人们的广泛关注。舆论对抚州政府一片斥责,并不断质问抚州的拆迁工作。

爆炸发生当天15时09分,江西省抚州市公安局在新浪微博发表消息称:政府即将召开新闻发布会,有关详情请看官方网站公布消息。但据东方早报5月27日的报道,原定26日16时将召开新闻发布会不了了之,此外“部分前往临川区行政中心采访的记者受到抚州方面的检查,至少有三家采访单位的记者与执勤人员发生冲突,一些记者的相机、手机遭没收。”

爆炸发生之后,钱明奇的新浪微博受到大量网友的关注,钱明奇所叙述的遭遇,诸如赔偿不公、司法舞弊、官场贪污等获得了网民的普遍同情。网友就钱的遭遇质问抚州市政府,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5月27日下午,钱明奇的新浪微博被关闭。在舆情的发酵期,抚州市政府并没有全力配合媒体的报道,网络上关于抚州市的负面舆情不断上升。

许多评论分析道,十年来,爆炸事件本有许多机会可以挽回,但是钱明奇的申诉被长期漠视,最终致使惨剧发生。舆论质问抚州市政府:政府拆迁是否侵犯群众利益,与民争利;拆迁过程是否执法犯法。但抚州市政府没有给出实质性的回答。

6月4日,抚州市临川区区委书记傅清、区长习东森被免职。有舆论认可抚州市政府的“免职速度”,但主要舆论仍集中在钱明奇的遭遇上。网友就钱明奇的叙述质问抚州市政府,征地款项是否被私分、被免职官员是否有贪腐,但这些问题至今都没有得到抚州市政府的回应。(记者 王帝)

永州工服订做

青岛工服订制

绍兴制作工作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