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电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配电箱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吕梁要再续英雄传

发布时间:2020-07-13 10:59:43 阅读: 来源:配电箱厂家

面对经济断崖式下跌、反腐风暴等多重压力,吕梁市主要领导提出,吕梁干部群众要把迎难而上作为“新常态”,不能消极等待、无所作为。

“一座英雄之城,在有些人眼中好像成了‘敌占区’!”9月15日下午,当地退休干部杜红亮面对记者,如此描述山西吕梁当前的形势。

9月初,原山西省委常委、秘书长聂春玉与原山西省委常委、副省长杜善学被调查事件急剧发酵,吕梁瞬间成为被引爆的“火药桶”,国内众多媒体相继派出记者“驻扎”革命老区——即便中秋节假期,仍有多名记者坚守吕梁。在多家媒体的“接力”下,关于吕梁的“每日头条”已在9月持续了近半个月。

早前,聂春玉与杜善学都曾在吕梁担任市委书记,分别在今年8月23日、6月19日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组织调查。上述二人被调查前后,吕梁多名在任与前任领导干部及多位企业负责人亦被带走。

除了对某些“不实报道”的愤怒,杜红亮等当地干部更为担忧的是,吕梁的发展可能会因为此次全国性“口诛笔伐”而大受影响。

“漩涡”中的“英雄之城”

9月16日上午,山城吕梁天空阴沉,细雨霏霏。在位于离石区永宁中路的吕梁市委、市政府大院,多名政府部门工作人员对于记者的采访表情冷漠,几乎所有人都选择了回避。

“养兵10万,牺牲1万”,革命战争时期,吕梁曾是红军东征主战场、晋绥边区首府和中央后委机关所在地。那时的吕梁不仅是战场,也是延安的供给基地和天然屏障,为中华民族的解放和中国革命的胜利做出了巨大贡献。

为了反映这一历史,2005年8月,由中央电视台拍摄的电视连续剧《吕梁英雄传》在中央一套黄金时段播出。此后,吕梁成为全国家喻户晓的“英雄之城”,一度是国内媒体争相报道的典型。

与9年前的热情不同,时下的吕梁“集体失声”。而这一变化被吕梁多数公职人员认为是“对媒体的反感、惊惧”。

9月初至今,国内多家纸媒与网站围绕吕梁的“黑金政治”、“政商联盟”、“患病的政治生态”等话题进行了密集报道,引发社会广泛关注。舆论重压也将吕梁推到了风口浪尖。

吕梁市委宣传部工作人员张海涛坦言有“万箭穿心”之感,称是其从事宣传工作近20年来遭遇的最大、最强的“舆论风暴”,如同“排山倒海,泥沙俱下”。虽然相信被调查领导存在问题,但张海涛坚信网上热炒的一些言论也不真实,“中央调查后会自有公论”。

中阳县是中阳钢铁集团(下称“中钢”)的总部所在地,加上被调查的吕梁市原副市长张中生曾在该县长期任职,中阳亦成为此次媒体关注的焦点。

该县某政府部门官员刘刚戏谑道,“中阳现在成了‘中央’,全县干部的心都是沉压压的。”最初看到关于中阳的报道后,刘刚试图联合同事通过网络跟帖驳斥,但又惧怕被网民误解、反扑,最终选择了沉默。

在吕梁期间,《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给多位市领导去电或短信提出采访请求,均遭拒绝。9月16日下午,在记者的坚持下,一位市领导终于同意见面“随便聊聊”,电话里特意强调“不代表组织”。

“个别干部被调查,并不代表吕梁整个官场都出了问题。现在舆论传递出的信号就是吕梁的官员都有问题,都是买官卖官的参与者。”这位要求匿名的吕梁市领导颇为不满。

上世纪60年代就在吕梁参加工作的这位市领导直言,事情应该一分为二来看,吕梁市坚决拥护中央的决定,对有问题的干部绝不同情。但是,如果有人犯了错误,媒体就对其工作全盘否定,甚至进行人身攻击,就有些偏激了。

除了围绕被调查官员的持续报道,吕梁早前的数起新闻事件与网络热帖,在这一时期也被重新“翻炒”。张海涛表示,“有些‘三项整治’与‘吕梁新城’建设中的拆迁户发发怨气可以理解,但也有一些人是在趁势搅浑水。”

建市10年,经济上演“过山车”

9月15日下午6时,从吕梁机场起飞的当日最后一班客机滑出跑道,缓缓升空。航站楼外,阆静苍茫,凉风瑟瑟。

这座通航不久的山区机场,因在建设中削山12座、填沟20条而成为国内施工难度最大的支线机场;得益于党中央、国务院对老区人民的关怀,该机场也被认为是当年审批速度最快、国家资金支持最多的项目。

此前3年,吕梁火车站刚刚通车运营。随着今年1月26日吕梁机场的正式通航,吕梁终于实现了高速公路、铁路、民航构筑的立体交通网络。

“机场的通航对于吕梁有着革命性意义,今年是吕梁撤地设市10周年,原本以为迎来了黄金发展期,却没想到经济形势在急剧恶化。”吕梁市发改委一位工作人员表示。

在吕梁市统计局,一份经济运行资料显示:今年1—6月,全市生产总值551.5亿元,同比下降1.5%,全市公共财政收入85.6亿元,同比下降18.69%。

“今年上半年,这两组数字在山西各市垫底,都是倒数第一。”吕梁市统计局综合科任科长直言不讳。此前数年,吕梁经济活跃,总量与增速一直稳居山西省前列。 2012年,该市的生产总值与财政总收入仅次于省会城市太原,处于全省第二的位置。

对于经济“断崖式”下跌,上述吕梁市发改委工作人员分析认为,主因是吕梁市经济结构单一,煤炭、焦化、冶金等产业畸重,在宏观经济形势不振的情况下,市场份额与利润受到双重挤压。另一层面,由于部分民营企业资金链出现问题,受互保影响,银行的大面积抽贷造成许多企业正常经营受阻。

去年11月29日,由于资金链断裂,“总资产600亿”的山西联盛集团(下称“联盛”)提出重整申请。此后,虽经多方努力,但并未达成一致方案。今年3月,这一重整方案随着联盛掌门人邢利斌被有关部门带走而彻底停顿。

时至今日,“山西首富”邢利斌尚无最新消息,而关于邢“政治献金”、牵扯“华润事件”的传言却甚嚣尘上。

吕梁市柳林县一政府官员直言,联盛有万名职工,财政贡献率占到该县的三分之一,联盛的异常不仅让柳林县财政大幅减收(注:2013年柳林财政总收入80亿,为山西财政第一县),也迫使长期被欠薪的职工数度到政府上访。

联盛之外,位于中阳县的中钢也深陷困局。

中钢常务副总经理卫建忠表示:“现在钢材的价格回归到了20年前,销售利润只有0.5%,每吨钢材只有10多元的利润。由于受联盛互保链影响,银行压缩贷款,中钢的资金面正在逐步恶化。”

然而,中钢更为巨大的危机在今年8月悄然而至。月底,中钢灵魂人物袁玉珠被有关部门带走调查,外界猜测与政商关系过密有关。

记者了解到,在中阳县,中钢直接解决了1万余人的就业,带动上下游产业间接就业近5万人,相当于该县三分之一的人口,财政贡献也占到该县的三分之一。同时,中钢在中阳的教育、医疗等领域投入巨资发展公益事业。

卫建忠告诉记者:“袁总被带走后,已经开工的大医院正式停工,桥坡底棚户区改造项目只能推迟。下一步,冬季集中供热也可能会受到影响。”

去年底,原吕梁市市长丁雪峰被有关部门带走,其在任期间规划建设的“吕梁新城”一度传言要停建。记者采访中获知的真实情况是,吕梁经济低迷,财政减收严重,而“吕梁新城”摊子铺得太大,只能放慢建设步伐。

一座城市的“突围”

为了鼓舞士气、应对被动局面,9月15日下午,吕梁市主要领导在全市干部大会上强调指出,“与经济上的困难相比,必须正视的是,一些领导干部的精神状态更值得忧虑……”

会议同时要求:吕梁目前的被动局面只能靠吕梁干部群众的团结奋斗去扭转,良好的吕梁形象也只能靠吕梁干部群众的团结奋斗去树立,那种消极等待、无所作为的状态是不可取的。各级各部门要振奋精神,树立信心,把强化发展责任作为“新常态”,把迎难而上作为“新常态”……

在吕梁多数政商人士看来,当前的反腐及舆论氛围已让吕梁的“发展信心和士气严重受挫”,令低迷的经济雪上加霜。

参加会议的前述要求匿名的市政府官员表示,会上主要领导反复强调了三层意思:一是继续加大反腐败的力度;二是相信绝大部分干部是好的,中央、省里和我们都相信绝大部分干部是好的;三是经济下滑严重,吕梁的事情要靠吕梁的干部来做,要鼓起劲、提振信心,把工作干好。

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卫建忠几度落泪,他直言,袁玉珠被带走的消息经媒体报道后,大量上下游客户与银行闻风而至,每日都到厂区查看生产是否正常。而大量道听途说的“不实报道”,则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多年来,中钢的职工流失率累计不足1%,但袁被带走协助调查后,中钢职工罕见地出现了心理动摇的迹象。

张海涛说,吕梁市是在2004年正式撤地设市的,到现在整10年时间,是山西最年轻的城市。10年中,吕梁虽然发展迅速,但在目前经济受困、形象受损的逆境下,吕梁亟须重建。

夜幕降临时,吕梁市滨河南北路渐次亮起了璀璨的景观灯,市区北侧的凤山也被装点得流光溢彩。

“吕梁不能怨天尤人,信心比黄金更重要!”望着窗外的夜景,要求匿名的前述吕梁市领导感叹道。(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杜红亮、张海涛、刘刚均为化名 记者 韩文 任重)

乐山西装设计

眉山西装定制

松滋西装订制

杭州订制西服